欢迎访问北京受贿罪律师李奉青个人网站!

挂靠公司名下犯罪即公司犯罪?

  [案情简介]

  经审理查明,2009年12月至2010年3月间,被告人冯某作为懋昌公司的实际负责人,伙同被告人王某、蒋某,为牟取非法利益,分工合作,共同盗用埃蓓安公司、众盛金属公司、襄阳轴承公司出口柴油发电机组、牙条、轴承报关信息等资料,采用出口货物部分退运的方式走私进口二手印刷机、装订机共4台。经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99万余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原审判决]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冯某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蒋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走私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辩护意见]

  上诉人冯某在本院审理期间提出撤诉,当庭称对原判没有异议,提出上诉只是为了留在看守所。其辩护人对原判没有异议。

  上诉人蒋某提出,对其应以单位犯罪论处、其在本案中的地位应为从犯、其具有立功情节。综上,原判对其量刑过重。

  [二审裁判理由]

  根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对各方意见综合评判如下:

  (一)原判对蒋某以个人犯罪论处是否正确

  经查,盛大报关公司出具的蒋某任职情况说明及蒋某的相关供述等证实,蒋某自2007年2月起自带业务挂靠盛大报关公司名下,蒋某一切对外业务及财务往来均为独立结算,与公司业务无关,涉案出口退运货物的报关不通过公司,利润也不入公司账。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原判认定其系个人犯罪正确,蒋某提出其系单位犯罪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二)是否应认定蒋某为从犯

  经查,蒋某、冯某的供述及相关书证证明:以出口退运方式进口二手设备的方法是王某提出的,由蒋某告诉冯某,之后,蒋某将王某提供的报关单证样本传递给冯某,并传授具体制作报关材料的方法,所有单证制作好后,由蒋某本人具体操作报关。通关后,每次均由蒋某亲自将相关钱款送给王某。本院认为,蒋某在本案中具体实施了传递单证、传授制作虚假单证方法、操作报关、亲自将钱款送交王某等行为,其在本案的走私活动中起了关键的作用,综合本案三名被告人在走私犯罪活动中的行为,三名被告人地位、作用均相当,原判对本案不区分主从犯并无不当。本院对蒋某提出应认定其为从犯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三)蒋某是否具有立功情节

  蒋某提出,王某的到案系其检举,故应认定其具有立功情节。本院认为,蒋某检举的是同案的共同犯罪人,并非检举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事实,根据法律规定,属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属于立功。原判认定其不具有立功情节正确。蒋某提出其具有立功情节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四)原判对蒋某的量刑是否适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偷逃应缴税额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五十万元的,属于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蒋某偷逃应缴税额99万余元,属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原判充分考虑其到案后如实供述的情节,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量刑适当。蒋某提出对其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三)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企业家和专业刑事律师关系